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戴铭 > 阅兵、裁军、秀肌肉?

阅兵、裁军、秀肌肉?

昨天(9月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阅兵庆典上,习主席庄严宣告,我国将裁军30万。今天,《人民日报》刊文:《中国裁军30万让“阅兵秀肌肉论”不攻自破》,认为中国以此举证明了我们爱好和平,回击了“中国威胁论”。

 

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是一个国家的机密。即使是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国之利器”也不可以轻易示人。如果军队的“家底”被别国摸得一清二楚,打起仗来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武者,止戈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在今天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流下,军事力量更多地是起威慑作用,保持一支战斗力强盛的军队,是为了让别国不敢侵犯。要起到这个作用,又必须让别国知道(至少是认为)我们国防力量的强大。

 

经济学里,在信息不对称的博弈中,博弈的一方常常通过“信号传递”(signaling)向另一方揭示信息,从而获得博弈中有利的位置。比如,在生物学上,长着艳丽、巨大尾巴对雄孔雀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样不但累赘,而且容易引起天敌的注意。但雄孔雀恰恰应用这一点,向雌孔雀展示:“我是如此强健,我不畏惧长出这样美丽而危险的尾巴”。而雌孔雀也会优先选择尾巴漂亮的雄孔雀,令优质的基因得到传承。再比如,有理论认为,教育从本质上说也是一种信号传递。高学历者只不过是在向潜在的雇主证明:“我是如此聪明,我可以轻易拿到很高的学位”而已。同样,为了保持国防威慑力,一个国家也可以通过相关的信息公开,比如军费支出、军队人数以及通过阅兵展示新型武器等等,来“秀肌肉”。那么,《人民日报》的观点就很容易理解了:通过减少军队人数,我们弱化了军事力量的“信号”,从而展示了我们对和平的追求和热爱。

 

但是和“信号传递”几乎一样常见,我们还能看到很多“反信号传递”(countersignaling)的例子。比如,最顶级的奢侈品牌是绝少做广告的,他们的销售主要靠口耳相传的口碑。有钱人往往通过高档消费炫耀财富,但李嘉诚先生常年佩戴“精工”“西铁城”这样的普通手表。再比如,我们印象中的黑社会老大往往霸气外露,好勇斗狠,但杜月笙这样真正的大亨却个头矮小,其貌不扬,而且为人谦和。这又是为什么?奢侈品牌难道不怕在市场被湮没?李嘉诚难道不怕被商业对手看低?杜月笙还凭什么领导上海滩的江湖?

 

其实,和“信号传递”一样,“反信号传递”也是一种炫耀,而且是一种更高等级的炫耀,是“通过不炫耀来炫耀”,无招胜有招。真正的大佬,往往作风很亲民,这是因为他根本不需要通过铺张的排场来显示自己和平民的区别。2002年在Rand Journal of Economics上Feltovich, Harbaugh 和 To发表的一篇文章 “Too Cool for School? Signaling and Countersignaling” 详尽解释了这个问题。对于“太酷而不去上学”的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等来说,他们的天才是不需要学历来证明的。这篇文章解释,在信号传递之外,仍有一部分“额外信息”可以展示信息发送者的的特质。对于极高禀赋的盖茨和乔布斯来说,任何一个小小的舞台来试牛刀,便足以让他们从凡人中脱颖而出;而对于普通的聪明人来说,“额外信息”不足以让他们和凡人区别开,因此只能通过辛苦获得学位,才能在劳动力市场证明自己。因此,在一个“反信号传递”的均衡中,最强者和最弱者都不炫耀,而中等的会努力炫耀以示和弱者的区别。

 

具体到国防问题上,或许也存在这样的“反信号传递”均衡。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很弱的国家当然不会供养一支庞大的军队,但同样,一个对自己国防科技、武器装备、动员能力非常有信心的国家同样不需要保持巨大数量的军队,因为 “enough is enough”。至于中国这次裁军,是真正展示了我们追求和平的决心,还是一次更高等级的秀肌肉,全世界的观察者应该是不难判断的。

推荐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