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戴铭 >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我在英国享受的免费医疗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我在英国享受的免费医疗

英国是世界上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比较成功的范例。提起NHS (national health service),那就是英国人民在世界上引以为傲的资本。伦敦奥运会上,600位穿着白大褂的医护工作者骄傲走过体育场,就彰显了NHS这诞生于二战,凝聚英国民心的机构至今仍在英国人心目中享有崇高地位。

NHS实行的是全民无差别医保:无论地位高低,收入多少,甚至如我一样暂住的留学生,都可享用免费的医疗服务,除此之外,低收入群体还可以申请药费补助。NHS实行分级医疗,一级医疗机构是设立于各个社区的全科医疗诊所,由全科医师(GP, general practitioner) 提供初级医疗服务。二级为综合医院,负责急诊、大病以及手术,三级为教学医院,负责急救以及疑难重症。除非急诊可自行前往综合医院,病人不可越级求治,而必须首先求通过自己注册所在诊所的全科医师。能在社区处理的病症被全科医师分流,不能处理的由全科医师介绍到上级专科医院。这种分流措施有效减缓了大医院的压力。

10月底,我因小恙约谈了诊所的全科医师,医师决定将我介绍给地区内的大型专科医院。两周后,我收到NHS预约中心的来信(医院不会直接联络患者,而由NHS的预约服务统筹安排)。我按照指示拨打预约电话,被告知明年1月19日之前的预约已经排满,他们将另行通知我具体安排。我仔细阅读了来信的页尾,发现原来有说明:在NHS架构下,非紧急状况的病症将在18周内得到安排,也就是4个半月。医师告诉我,如没有商业保险,直接求助于私人医疗机构,诊费约为600镑(约6000元RMB),做一次B超检查收费约1000镑(10000元RMB)。

看病何其难也!英国人民深深引以为傲的NHS机构给我上了一课: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就在最近,随着奥巴马医改的实质性推进、俄罗斯宣布实行全民医保,国内对于全民免费医疗的呼声又开始提高。论者对海外各国颇多艳羡,而对于免费医疗的低效率、高成本的质疑嗤之以鼻,曰“只要三公消费砍一半,全民医保就搞起来”云云。单看数字,此话倒是不差。但就算三公砍一半,免费搞起来,我们的社会福利会变好吗?我们必须思路清晰地想一想,我们到底要什么样的医疗服务?

呼吁免费医疗的网民往往有一种思维逻辑的混乱:他们通常同时也在批评政府贪污腐败、控制房价不力、控制通胀不力、管理食品安全不力……可是既然你们对政府如此失望,为何还敢于把那么庞大一笔公帑交给政府使用,并且相信政府能带来高素质的免费医疗呢?究其原因,还是“免费”这两个字的吸引力太强大。人类与生俱来的利己心,让他们看不到“免费”背后的巨大成本。

如果有人让你去买一匹跑得快,还不吃草的马,你肯定会觉得痴人说梦。想要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为什么到了医疗这件事就会有人犯迷糊?我们希望“多快好省”,但这往往都是一厢情愿。多就不能快,好就没法省。免费医疗当然不是免费的,只不过是你去看病,全民买单;全民看病,你也买单而已。免费造成需求的膨胀,随之而来的是成本的膨胀和机构的扩张,而当机构的扩张赶不上需求的步伐时,随之而来的就是长久的等待和服务素质的降低。更要命的是,通过政府官僚体系、或者政府外围机构运作的体制几乎先天性决定了这类大型公众服务项目的低效。以英国为例,NHS有170万雇员,约占英国总人口的2.7%,是世界排名前五的大雇主;然而看病因此变得方便快捷、水准高超了么?免费决不是没有代价,而这个代价也远不是单单砍掉三公消费就能填满的。它如黑洞一般的吸金能力和如癌症一般的膨胀能力会在你不知不觉的每一天里掏走你口袋的钱,然后在你需要医疗服务的时候告诉你,过18周再来。

“看病难,看病贵”,中国老百姓整天挂在嘴边叫苦。但细想想这句话是没道理的:看病难就说明不贵,看病贵就肯定不难。什么叫看病难?早上6点去大医院排队挂号,中午11点才看到医生,感觉非常累,“啊,看病真难”。来英国吧,预约看病,不在医院排队,在家轻松等18个礼拜。什么叫看病贵?我真想不到世界上能有什么东西比健康更珍贵。有些老农舍得花一辈子的积蓄给儿子娶媳妇盖房子,却嫌给自己看病贵。这是他的个人选择,我无从指摘,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生命健康的定价是如此之低,那么他确实不应该占用稀缺的医疗资源。中国的医疗体系的确问题丛生,甚至千疮百孔;但唯有一条无可否认,这个体系是以很低的收费,长期超负荷高效运作,承担了远高于其能力的社会责任,并且同时承担了本不应该由其承担的社会上的怨气、戾气。

中国搞不搞得起免费医疗?如果说是建立一个中国版的NHS,我相信中国是有这个财力的。但是真正的成本,是我们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养了那么臃肿的机构,最后却降低了医疗服务的水准。如果说我们出于对社会公平、全民福利的角度,希望给每个人平等的医疗服务,那请不要忘记,医疗资源总归是有限的。为了低收入群体的权益,而损害社会大多数人本该享有的医疗服务质量,请问公平又在哪里?对于低收入群体的需求,大可以通过其他形式的再分配来补助,而实在没必要把医疗体制退回到计划经济时代。 

批评了半天NHS,但绝不是说NHS是一无是处。在NHS体制下,医药分离,基本杜绝了滥用药的现象;而且NHS体系中的医疗资源分配相对合理;社区医疗比较完善,而分级医疗基本能保证有限资源的合理运用。我们医疗改革最终的目的,应该是建立一个便捷、高效而廉洁的医疗体系,为此要做的,是医疗机构的进一步去行政化、市场化,以及医疗资源的合理优化;同时发展和完善商业医疗保险业务。向NHS,中国有很多经验可以学习,但万万不可追求的,是镜花水月一般的“免费”陷阱。

推荐 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