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戴铭 > 公投是个什么玩意儿

公投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两天,英国以极小的差距公投决定脱离欧盟,给全世界投下一颗震撼弹。公投结束后6个小时之后,英国Google热搜榜排名第二的问题变成:欧盟到底是个啥?这为公投的“喜剧”色彩添上了一笔高潮。

 

我无意于讨论脱欧是好是坏,毕竟历史会有论断。但以全民公投的方式做出关系国运的最大决定,似乎仍是现代民主国家常用的实践方式。一方面,“主权在民”是普世的最高价值,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苏格拉底是公投处死的,希特勒是公投上台的。对于这种一人一票决定国家大政方针的直接民主,争议从来不曾断绝。在心理学、社会学界,最著名的批判可能来自于勒庞的《乌合之众》,他认为从众心理下,民众会丧失判断力。那么经济学界对此怎么看?

 

关于投票,经济学里最重要的结论“阿罗的不可能定理”是1951年由肯尼斯· 阿罗用数理方法证明的。用白话说,就是当候选人数大于等于3的时候,不存在一种多数决的投票方式,能将所有个人的偏好综合成一个一致、确定的群体偏好。

 

Kenneth Arrow (1921- ) 1972年诺贝尔奖得主

*说到肯尼斯· 阿罗,就想八卦一下他们家的事。他有个妹妹,叫Anita,也是著名经济学家。她嫁给了Robert Samuelson,另一个著名经济学家。Robert的哥哥,叫Paul Samuelson (保罗萨缪尔森),1970年诺贝尔奖获得者,新古典综合学派的宗师。Robert和Anita有个儿子,叫Larry Summers,是美国前财长、哈佛大学前校长。这一堆犹太人简直了!

 

上面这句话还是很抽象,那我们就用一个例子解释这个定理:假设这届美国人民不行,合格选民只有三个:小A,小B和小C;他们要投票决定今次川普、希拉里和桑德斯三个候选人中谁来当总统。

他们每个人对于三位政治家都有明确的偏好如下:

 

小A:川普>希拉里>桑德斯

小B:希拉里>桑德斯>川普

小C:桑德斯>川普>希拉里

 

首先看候选人川普。3人中有两人(小A和小C)认为川普优于希拉里,所以根据多数决原则,对这个三人社会而言,川普优于希拉里。同样,小A和小B认为希拉里优于桑德斯,小B和小C认为桑德斯优于川普。因此对于这个三人社会,我们可以推导出如下的社会偏好:

 

川普>希拉里>桑德斯>川普……

 

这是个圈儿啊!请问哪个候选人对这个群体来说是最好的?任何一个候选人上台,都会有两个人(也就是社会大多数)觉得存在另一个更好的选择。即使每个人都有清晰定义的偏好,通过投票表达的社会偏好,可能根本是混乱、无解的。这个例子被称作“孔多塞悖论”,是18世纪法国政治学家、数学家,也是法国大革命的先驱孔多塞发现的。

 

不仅如此,公投的结果还非常容易受到投票议程的影响。还是上面这个例子。小A,小B,小C吵了半天,也做不出决定。这时候候选人川普同志站出来说,我们先在希拉里和桑德斯之间选一个,然后胜者再来和我pk,这样选出总统大家说吼不吼啊?大家说吼啊。于是,在先举行的民主党初选中,小A和小B投给希拉里,所以希拉里战胜桑德斯成为民主党代表,和共和党代表川普角逐总统大位。在总统选举中,小A和小C会投给川普,因此希拉里落败,川普成为美国总统(天呐我都预言了神马)!所以,你以为主权在民,其实制定选举章程的精英分子拥有影响选举结果的莫大权利,而傻傻的选民根本不自知。

 

公投还特别容易受到策略性投票的影响。让我们继续上面的故事。假设在3个选民中,小B是个特别聪明的人。当川普提出投票方案的时候,他马上意识到,假如希拉里在民主党初选获胜,那么最终当选的将是川普。虽然小B是希拉里的粉丝,在第一轮投票,他策略性地将票投给桑德斯,因此桑德斯赢得民主党初选并最终战胜川普成为美国总统。用这个策略,小B避免了最坏的结果。所以,你以为是公民自决,其实选举的结果可能是一小部分聪明人决定的。

 

这些故事还是局限于理论的技术模型。在实际操作中,以公投为形式的直接民主还有更多的弊端。在这里只补充最简单的一点,公投是一种“无责任政治”。假如你今天想买某支股票,是涨是跌,全都是你自己承担的责任。所以你做投资决定的时候必然谨慎小心。但以国家为单位的公投,因一票之差而逆转结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对于单一个人,投与不投,投什么,对于选举结果的影响也是零。因此个人对选举结果都不必负责,所以没有必要为此支付获取信息、独立思考的成本,大可以轻率地做出任何决定,就像根本没搞清楚EU是什么就投票给脱欧一样。但从总体而言,所有个体的轻率和不负责导致的结果,是每个人最终必须承担的。代议制(间接民主)可以有效减轻这个问题,选民们选政党而不一定对具体政策发表意见,而执政党因为其错误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被追责。所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知道,国有企业搞不好的原因是“全民所有”导致谁都不必负责。那么你们为什么觉得谁都不必负责的公投能够决定国家大事呢?

 

全民公投,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发轫于古希腊的政治实践。直到今天,仍被广泛认为能最直接地表现民意,因此拥有最坚实的合法性。但全民公投同时也是一种原始落后、低效且易被操控的民主形式。在现代政治实践中,民粹和独裁是同样值得提防的两极。英国是代议制民主的发源地,有着悠久的精英平民协商共治的传统。然而卡中堂为了政治利益,轻易将民意的猛兽放出笼子,最终不但自己必须吞下民粹的苦果,还造成了英国国民内部的撕裂。一句话,这大英帝国,迟早要完啊。

推荐 91